妹妹背着洋娃娃

[月南]二十六个英文字母

段子体

可能有ooc

文笔渣慎入!!!

英文字母体(扯淡)

好好学习天天向上,乖~~

前文地址(见评论)

——
————

N none 没有一个

“南瓜,你知道吗,在我以前的生活里,没有一个人让我奋不顾身过——除了你。”

月饼吸了一口烟。

“你可是唯一一个让我无数次直面危险的人诶,所以……”

别睡了好吗……

——

O online 在线

南瓜有一个网友,外号月饼,是个很帅的男人。

他们在网上聊的很投机,因此成为了不错的朋友。

但有一点令南瓜很不解。

他每次上网,都能看到月饼在线。

终于有一天,南瓜敲了敲月饼,道出了自己的疑惑。

“你为什么总是在线?”

另一头的月饼笑了笑。

因为,我一直在看着你啊……

——

P piano 钢琴

说来奇怪,南瓜在小时候曾经对钢琴有着莫名的憧憬。

"所以你为什么不去学呢?"

月饼这么问道。

"不为什么......"

南瓜嘟囔着对对手指。

他能说是因为自己当时在中二期,觉得钢琴是来自异世界的黑匣子吗?

黑历史咱还是别提了。

——

Q queen 女王

南瓜某天突然脑洞大发,思考起了月饼性转之后的模样。

首先肯定是个黑长直,冷艳高贵,气场强大,如果还加上毒舌属性......

"肮脏的臭虫。"

"别用你那恶心的眼神看着我,你这该死的单细胞生物。"

......

好像挺带感的?

正好这时月饼回来,于是,遏制住自己脑洞的南瓜看向他的眼神有点微妙。

"怎么了这幅表情?"

"不,没什么。"

——

R red 红色

"南瓜,我突然发现你的眼睛挺好看的。"

"别开玩笑了,我就是个怪物。"

"怎么会?据说有这种眼睛的人只有人口的0.001%。好像叫什么......虹膜异色症?反正有这种眼睛的一般患有白化病,你应该为自己这么健康而感到高兴才对!"

"那又说明了什么?"

"你好看。"

——

S surprise 惊喜的

南瓜有段时间意识很消沉,月饼想让他开心,想给他一个惊喜。

于是他辛辛苦苦的筹划了几个星期,甚至拉下脸去找黑羽问意见,终于在圣诞节前夕准备好了一个大派对。

然而,那天南瓜突然发高烧,月饼只好放弃了这个惊喜,在医院里守着南瓜度过了圣诞。

本想着计划泡汤了,可南瓜却在出院之后变得精神起来,总归是不再那么消沉了。

值得一提的是,那件事过去的几个月后,他们就在一起了。

——

T time 时间

[时间不多了......]

南瓜被不知名的蛊虫咬伤了,身体机能开始逐渐失去控制,有时甚至会陷入短暂的昏迷。

月饼对此无能为力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南瓜一天天衰败下去。

"喂......别哭啊......"

又一次从昏迷中醒来的南瓜虚弱的笑了笑。

"月饼......有没有人说过,你这样子可真是蠢透了......"

月饼听闻想笑,可无奈嘴角怎么也扯不开。

"南瓜......"

"我可是‘异徒',怎么可能就这样死去......"

南瓜缓缓地闭上了眼睛,嘴角还带着微笑。

"南瓜!"

月饼瞳孔放大,不可置信的看着南瓜的气息逐渐消退。

南瓜努力睁开眼睛,笑着说:

"放心,我只是有点困了......别担心我就这么一声不吭的消失了,我可不像你......"

南瓜略带调侃的声音在月饼听来是那样的刺耳。这弥留之音,成了南瓜在世间留下的最后的声音。

——

U usually 通常的

也许是因为大家通常都把月饼和南瓜当成一对的缘故,因此当他们向大家公开出柜的时候,大家的反应显得很平淡。

当然也有几个反应不同的,不过他们惊讶的原因也无非就是:

原来你们两居然还没在一起吗?!!

——

V vacation 假期

南瓜曾很期待假期,因为可以成天睡懒觉到处玩什么的。不过自从他和月饼在一起之后就没再喜欢过假期。

毕竟没几个人喜欢自己腰整天酸痛不已吧?

——

W wait 等待

月饼消失了。

虽是这么说,但所有人都知道,他死在了神秘的鬼域中,尸骨无存。

大家都很伤心。

——除了南瓜。

月饼会死?

南瓜从没相信过终有一天月饼会在他眼前消失。

没事,我等得起。

南瓜想着。

无论如何总会等到他的。

南瓜就这样傻傻的等,等到春去秋来的不知多少个日日月月,等到日月星辰交替后的不知多少个风风雨雨。

然后,他们就见面了。

"哟,好久不见了,月饼。"

"南瓜,你......"

"知道你想说什么,不过这么久没联系了,不如先放着以后再说。怎样?我们一起到处转悠转悠?"

"......"月饼久久无言。

我知道,但我还是想说。

好久不见。

——

X xenophobia 惧外者

南瓜不受人欢迎,他是知道的。

也许是因为人们惧外的原因吧,大家都讨厌南瓜那双可怕的红瞳。

只有月饼是个例外。

——

Y yourself 你自己

我爱你,可你只爱你自己。

不,我爱你。

只可惜,你看不见。

——

Z zero 零

当一切都会归于零会怎样?

没人知道。

但至少,我在今天遇见了你。

孤儿院里,一群丑恶的嘴脸在本应该天真稚嫩的脸上出现。

"他的眼睛是红色的!"

"怪物!滚开!"

影子在冷笑。

看吧!没人会在乎你的!

少年不信,努力在泥潭深处张望。可那抹温暖的光,始终照不在他的脸上。

少年总是在黑暗中追逐那束光,可是,总是追不到。

最终,少年放弃了,但就在这时,有人伸出了他的手。

"我叫月无华。"

"咱以后就是兄弟了。"

嗯,很高兴认识你。

月饼。

当传说卷袭校园

[每到深夜十二点,学校里大卫雕像的眼球会转动]

脑洞一:

熊孩子1:诶诶你快看这个雕像会动诶!

熊孩子2:真的会动!好神奇啊!

熊孩子3:原来灵异传说是真的啊!

熊孩子4:我们多叫几个人过来吧!

熊孩子5(打电话):歪,某某某是吗?......什么?问我为什么大半夜给你来电话?睡你妈逼起来嗨!快过来!老子发现了好玩的东西!

熊孩子6(发QQ):在吗?......这么晚你怎么还不睡哦哦追番啊......我们有大发现!......不管怎样反正比你老婆有意思的多!出来!

于是他们开了场试胆大会,轮流对大卫的眼球做了些这样那样的事。

大卫:......

脑洞二:

美术生1:真的假的?大卫的眼球会动诶。

美术生2:可算是可以体会一把栩栩如生的快感了。

美术生3:叫部长过来!......不不别惊动舍管大妈,我还想再活一会儿。

美术生4:憋逼逼了!快来帮我支画架!

美术生5:要啥画架!拿块板往地上一搁儿就成了。

美术生6:有道理。

于是众美术生们围着大卫的雕像开了场神秘的邪教仪式(并不),大卫在灯光中显得那样庄重耀眼。

大卫:......麻麻我想回家。

脑洞三:

新闻部1:大新闻大新闻!

新闻部2:我这就叫其他人加班写稿,争取在明早的校报上发表!

新闻部3:摄影师呢?都特么被狗吃了?拍照啊!拍照!

第二天,大卫英俊的面庞成功在校报上C位出道。

自此以后,在没有人见过他。

[月南]月野说

我是月野。

今天我们来讲讲我的两个男闺。

--

我的两个朋友一个叫月无华,一个叫南晓楼。

由于外号和版权的问题,我们一律称呼他们为月饼以及南瓜。(虽然出于表礼貌我一般称呼他俩为月君和南君)

月君是一个不怎么爱说话的男人,不过性子很温柔,对女性很有绅士风度,我很欣赏他。

不过,对比月君,我还是更喜欢南君一些。南君这个人虽然有时候性子比较单纯(蠢),但他却在关键时候从不让人失望,或许可以说他是一个很有安全感的人吧。

可惜,好男人都凑一对儿了。

之前有说过,南君这个人比较单纯,以至于他完全没看出来月君对他的特别。

月君是比较冷漠少话的的人,可在南君身边硬是把自己变成了一个话痨。

南君也许看不出来,可月君对他的那种温柔是绝对不会作假的。

同时,南君自己可能也没意识到,他对月君那种莫名的依赖。

毕竟,有哪两个兄弟是这种同吃同住同睡同行生活模式的?

也不知他们是真傻还是假傻。

怎么说呢,内心有点复杂。

只能期待他们这种双向暗恋赶紧消失吧,再这样下去,我迟早得被他们两个急死。

扯远了。

月君和南君毕竟做了那么多年的兄弟,要想了然对方的心意也不是这么一朝一夕就可以完成的,顺其自然吧。

虽然,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他们俩是一对儿......

话说上次好像有人问我他们婚宴办了没,我犹豫再三,最终回了一句。

--"待处理"。

唉,谈恋爱什么的最磨人了......

[月南]起床气

月饼其实有很严重的起床气,但没有人知道这件事--除了南瓜。

--这是一场意外。

那天早晨,月饼为了不让人发现自己的小(起)秘(床)密(气),一如既往起得很早。由于起床气的缘故,一个人默默地望着天花板生闷气。

有起床气的人难哄,至少对于月饼来说是的。

这天花板真难看。

月饼心里憋着气,暗自腹诽。

反正他就是不高兴。月饼想着,一边从床上坐起。

啧,这床真硬。

月饼皱皱眉,又有爆粗口的欲望。

他现在很困。他昨晚和南瓜捉鬼折腾到很晚,回来时已经是深夜了。今天又早起,结果睡眠严重不足,现在连坐着都想打盹儿。

南瓜应该还在呼呼大睡吧。他有点郁闷的想。

和月饼恰恰相反,南瓜作息基本日夜颠倒,按照常理,他这时候应该在睡觉。

月饼打了个哈欠,不爽的踢了床一脚。

玛德为什么这里有张床,又硬又难睡,不高兴。

他好像不解恨似的,又踢了几脚。

刚好这时候,南瓜推开了门。

说实话,南瓜现在还醒着纯属意外。

无奈,他昨晚突然想起这期的稿子还没写,硬是被编剧追杀到深夜。

这下南瓜怂了,为了生命安全考虑,只好赶紧通宵写稿。

好在人的潜力是无限的,鬼知道他是怎么在截稿前的一分钟寄给了编剧的。

不过这么一来,他彻底睡不着了,没办法就只好来找月饼。

结果也不知该说他是运气好还是运气不好了。

"月饼你上次说的......"南瓜边说边走了进来。

"你特么一大早的吵什么吵!"

月饼瞅见他那副不修边幅的模样,更加不爽了。还没等南瓜开口想回答些什么,又骂了回去。

"你......"

大到出任务时拖的后腿,小到昨晚没洗的袜子,都没逃过月饼喋喋不休的数落。

在整整二十分钟里,南瓜一句话也没有说--或许准确的说是压根儿没有让他开口的机会。

属我直言,就南瓜那可怜的脑容量,实在无法想出来月饼这究竟是吃错了什么药。

--虽然月饼的确没吃错药。

--

南瓜:月饼你丫是脑子出问题了吗!!

当然,这话一时半会儿可能是问不出来了。

【月南】段子体

最近懈怠了,完全不想动。想到快要开学了……妈的恐慌!

不管不管!让我玩完这天再说!

——
————

*段子体

*文笔渣

*可能有OOC

*背景架空,基本原著,玻璃渣警告

*OK?——GO

——
————

A anyone 任何人

南瓜最近有点不高兴。

“诶,我说,和你有关系的妹子有哪个是对你有敌意的啊?”

南瓜郁闷的看着本周第十三个来要月饼电话的妹子远去,点了支烟。

“……”

月饼表示这个问题不是很好回答。

过了很久,久到南瓜一盒烟都抽完了,月饼终于回了一句∶“……没有,可能是因为我太帅了吧。”

南瓜有点儿想和月饼绝交。

——

B bored 厌倦的

“月饼,我最近空虚寂寞冷,感觉虚度了光阴,愧对于母校对我的栽培、祖国对我的期盼,我无颜面对老师对我失望的表情……”

“游戏打腻了直说。”

——

C care 在意

南瓜有一件事情很在意。

“月饼,你为什么一定要把左眼遮起来?”

月饼耸耸肩。

“因为帅。”

——

D die 消失

“月饼,你总是一声不吭的消失,我都记着呢。这次……该轮到我了吧……”

南瓜失神的看着月饼的尸体,喃喃自语。

“可是……你怎么还是背着我离开了……”

南瓜失声痛哭。

可是,眼前的人再也给不了他回应了。

——

E enough 足够的

“你们想要什么直说,但不许伤害他。否则,我一定让你们生不如死。”

月饼对着把南瓜掳走的一伙人抬抬下巴。

“反正,我有的是时间和你们慢慢耗。”

——

F fantastic 极好的

“你说,我是不是中邪了。”

月饼对着躺在床上的南瓜低声说道。

“我居然觉得,跟你在一起,也挺好。”

“那还用说?”

本应该还在睡梦中的南瓜不知何时睁开了眼,笑嘻嘻的看着月饼惊讶的脸。

“小爷我,一向是最好的。”

——

G grade 成绩等级

“看吧,我这次又是全A。”

南瓜捏着成绩单嘚瑟道。

“有什么了不起的?”

月饼不屑的“哼”了一声。

“我这次压根儿没考。”

——

H hungry 饥饿的

“月饼,我饿了。”

“自己点外卖。”

“你就不饿吗?”

月饼不回话。南瓜一瞧还来劲儿了。

“真不饿?”

“不会吧?”

“诶呦月饼你胃口居然这么小的啊?”

……

月饼忍无可忍。

“废话当然不饿!我们五分钟前刚吃过晚饭!”

——

I information 信息

“我们绝交吧,你以后别来找我了……”

南瓜转身离开了。月饼看着他萧瑟的背影,打了通电话。

“喂,杰克,南瓜是不是又买了一大堆没什么用的东西寄放在你那儿?”

……

“好的我这就去冻结他银行卡。”

顺便为了防止他不老实,断个网吧。

——

J junk 无用的东西

最近南瓜好像被小慧儿带的沉迷购物,老是买些中看不中用的东西回来,银行卡内的现金一再缩水,以至于连三餐都是蹭月饼的。

在连续蹭饭快三个月后,月饼终于发飙了,注销了南瓜的淘宝号,决定杜绝南瓜这种恶习。

反正最后扬言着要剁手的也是他,这不是为了保住他的爪子嘛。

月饼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的对南瓜实施了如此残酷的“暴行”。

他是高兴了,南瓜可一点也不高兴,于是只好和杰克串通一气,进行秘密的“地下交易”。

……

再然后,南瓜就被月饼断网了。

南瓜∶MMP

——

K kid 孩子

“月饼,你想养孩子吗?”

“……你想生一个?”

“你丫滚蛋!我是说月野!”

“她有孩子了?”

“丫的闭嘴!她有个邻居父母要外出,而她最近又要准备考试,所以想请我们帮她照顾一下。”

“她是不是想不开,不然怎么会让两个大男人帮她带孩子?”

“她想的老开了,她压根就没想过要孩子。”

“……不要。”

“不过,据说她回来之后会给我们丰厚的报答。”

“成了!”

——

L least 最小

“话说我们俩到底谁比较大啊?”

南瓜突然心血来潮的想比比大小。

“肯定是我。”

月饼瞥了南瓜一眼,说道。南瓜不服,非要问为什么。

“这还用问。”

月饼似笑非笑的用手比划比划。

“看身高。”

——

M mirror 镜子

南瓜某天和镜子玩剪刀石头布,运气不错,连赢了三局,然后,他道∶

“……月饼,你玩够了没有?”

“你怎么知道是我?”

“因为,我突然觉得镜子里的自己很欠扁。”

【月南】水灯节

水灯节

ooc预警

给调皮的损友疯狂打call
文笔渣不解释。
#重发#

——
————

其实南瓜对于泰国留学的那段时间没能度过“水灯节”一直挺遗憾的。

趁着一次休假,他和月饼来到了曼谷。

那天,正好是泰历十二月十五日(水灯节)前夕。

“月饼你说,我们这么突然杀回泰国,那些同学们会不会被吓一跳啊?”

南瓜刚下飞机,看起来有些疲惫,可却闪烁着兴奋的目光。

月饼摸了摸鼻子。

“我觉得并不会。”他点燃一支烟,“毕竟我们都毕业了,怎么也不见得他们毕不了业。”

月饼无情的打破了南瓜的幻想。

“切,想想不行啊……”

南瓜讪讪的嘟囔着。

“别傻站着,走吧。”

月饼拦了一辆车,白了南瓜一眼。

虽说只是水灯节前夕,街上却比以往热闹多了。

难得不用为了任务而奔波的南瓜和月饼,一路上也随性了很多。

南瓜手里拿着几串路边小店里买的 Khao Neow Moo Ping,边走边吃,模样可算是相当不文雅。

“南少侠,看您这吃相,莫不是饿死鬼投胎吧?”

月饼嫌弃的扫了南瓜几眼,耸耸肩。

“那月公公您又有什么高见?”

南瓜把几串 Khao Neow Moo Ping吃完,斜倪了在一旁说风凉话的月饼。

“我即使再饿,也比你吃的好看多了。”

月饼随即点燃了一支烟,慢悠悠的吐了个烟圈。

“胖就胖在这一顿上了。”

南瓜心满意足的瘫在了路边小摊的椅子上,叫了几罐啤酒。

“你每次都这么说,那次见你减肥过?”

月饼不客气的吐槽道。

南瓜听到这话,又不甘示弱的怼了回去。

这么一来二去,两人居然杠上了,非要拼酒比个高低。

南瓜和月饼又恰好都是很会喝酒的存在,结果二人喝酒到深夜,醉的不省人事。

月饼就不提了。南瓜还好一点,也不知是不是今晚太兴奋了,居然没完全醉倒过去。

他晕乎乎的爬起来付了钱,把月饼背了回去。

刚到曼谷的第一天就这么疯,导致了两人头痛欲裂,一直睡到了第二天中午。

“诶,我说,”南瓜晕乎乎的靠在床边,“月饼,我们刚开头就醉成这样,还赶不赶得上月野他们的聚会啊?”

没错,他们回来曼谷,更重要的原因之一,就是因为这次聚会了。

毕竟是久别重逢,岂有不赴约的道理?

“南瓜……”月饼醒来后吐了个痛快,一副懒洋洋的模样,“你知不知道,你现在的怂样,真想拍下来给月野看看。”

“月公公,你还好意思说我?”南瓜瞥了他一眼,嘲讽道,“一副脱水鱼的模样,颓的要命。这要是让你的某个小迷妹看见,肯定粉转黑。”

“南少侠你不必谦虚了,我哪比得上你。”

月饼点燃了一支烟,配上他那苍白的肤色,愣是被他演绎出了一种病态美。

南瓜轻叹一口气∶“月饼,你这张脸若是放在古代,肯定是红颜祸水的存在。”

月饼斜倪了南瓜一眼,摸了摸鼻子,罕见的没有接话。

……

月野约他们在“大皇宫”的一个餐厅见面,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早,南瓜便提议先去湖边走走。

“月饼。”南瓜边走边说,“你知道水灯节表达了些什么吗?”

月饼沉默着看向南瓜,眼神十分复杂。他张口好像想说什么,后来又放弃了。

南瓜好像也只是随口一提,也没在继续。

太阳逐渐西沉,湖边的人也多了起来。

他们大多是三三两两走在一起的情侣,很亲密的样子。

南瓜不知为何突然觉得远离了家乡的自己是如此的孤单。

好想念家乡的FFF团啊……

“充斥着恋爱的酸臭味……不像我,独自散发着单身狗的清香……你说是吧,月饼?”

南瓜撇撇嘴,转头看向月饼。

月饼本身就是一副俊美的东方人面孔,又因为是蛊族人,身上总是散发着一种特别的气场,自然引来了不少妹子的关注。

因此,不少人凑到了月饼身旁,向他索要电话。

南瓜见自己孤家寡人,没由的觉得气不打一处来,又不想丢了面子,只好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,转身想要离开。

“抱歉……”月饼一步步后退,“我有另一半了……”

“诶——是吗?”一个金发碧眼的美女用一种嗔怪的语气问道,显然不相信月饼的说辞。

看着众人的步步紧逼,一向意气风发的月饼也不禁感到一股巨大的压力。

“……他……他就是我的伴侣!”情急之下,月饼一把扯过刚刚转身的南瓜,在众目睽睽之下就往南瓜的唇上凑。

啾,轻轻的,就像羽毛一样柔软。

周围的妹子见没有机会了,于是便在一种诡异的氛围之下遗憾的离开了。

其中一个妹子不知为何在离开时多看了月饼几眼,用一种奇怪的语调说了一句“祝你们幸福”才离开。

现在只剩下月饼和南瓜两人,气氛有些尴尬,最终,还是南瓜率先打破了这种局面。

“月无华!你丫的做了什么?!”

南瓜一下子脸烧的通红,二话不说揪住月饼就给他来了一拳。

月饼干脆破罐子破摔,对着南瓜呲呲牙∶“废话!亲了你呗!”

“知道还说!我是想知道——你特么到底在干什么?!”

南瓜咬牙切齿的又想照着月饼的脸狠揍。

“我在干嘛?我告诉你——南晓楼!老子喜欢你!”

月饼卯足了劲儿,狠狠制住南瓜不安分的手,又亲了一口。

“这下满意了吧!”

月饼有点心虚的撇过了眼睛,不敢看南瓜的脸。

“啧……”

南瓜有点懵,抽了一支又一支的烟,终于调整了纷乱的思绪。

月饼喜欢我?

“你刚刚是说,你喜欢我对不对?”

“嗯……”月饼好像还想说些什么,却被南瓜打断了。

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

“你不愿意就……你说什么?”

“我说‘我答应你’。”

南瓜眯眼一笑,揽住月饼的肩,对着刚刚他打过的地方轻轻一舔。

“嘶……”月饼有点脸红,大脑一片空白。

就在这时,湖水里窜出一道巨大的黑影,往他们这儿袭来。

周围的人们惊叫着,四处逃窜开,没多久就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月饼一把推开了不知所措的南瓜,自己往旁边躲去。

南瓜缓过了神,才看清这是一个长相十分诡异的怪物。

那怪物非要说,有点尼斯湖水怪的影子,却又有着许多根墨绿色的触须,吸盘上有着分明的五官,每行动一步便有粘液在往地上滴。

“这个怪物简直是污染眼球!”

南瓜一边想方设法的靠近,一边喊道。

“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!”

月饼握着桃木钉,飞速向着水怪靠近。

水怪好像被激怒了,伸长触须就向着月饼打来。

月饼险些被触须打到,赶紧趁着它把触须缩回的时候用桃木钉狠狠钉在地上。

那水怪抽了抽触须,不仅没能挣脱桃木钉的控制,还被桃木钉震的发出了凄厉的喊叫。

月饼见有效,赶紧向水怪的其他触须冲去。

南瓜也不甘示弱,拿着钝器戳向水怪的眼睛,随即一股恶臭便从伤口发出。

南瓜躲闪不及,被水怪伤口处的黄色液体溅了一身,浑身湿答答的。

“月饼!这粘液有问题!”

南瓜尝试着动了动身子,发现自己只要被黄色液体沾染过的地方,便会被地上的粘液吸附,根本动不了。

水怪被二人的攻击彻底激怒了,于是便用剩余的触须缠向了被粘液粘住的南瓜。

南瓜心道要遭,死命挣扎,也没有任何反应。

触须越缠越紧,使南瓜陷入了窒息。他的意识逐渐模糊,眼前一片漆黑。

月饼赶紧用匕首砍向了缠着南瓜的几根触须,不仅没有反应,反而让匕首被镇断了。

水怪把月饼狠狠的摔在地上,看他口鼻溢血,仿佛觉得有趣似的又重重的踩了几脚。

月饼内脏受损,精神恍惚,只感觉好像看到了南瓜挣脱了水怪的触须,向着水怪冲去。

月饼赶紧封住了心脏旁的穴位,刚想往南瓜那冲去,就看见了令他不敢相信的一幕。

南瓜,被水怪缠住,硬生生拖进了湖底。

月饼甚至看到,南瓜在被拖下水前看了他一眼,好像想要说些什么,却被水怪扼杀在了喉口。

“南瓜!”

月饼猛地惊醒,发现自己只是站在湖边发呆。

刚刚的一切……难到都是梦?

月饼赶紧看向身旁的南瓜,发现他也在一脸紧张的看着自己。

“月饼,我感觉刚刚好像看到你被一个长得很恶心的水怪拖下水了……”

南瓜点燃了一支烟。

“我跟你差不多……”

月饼闷闷的回答道。

二人都不再说话,使得气氛有些尴尬。

这时,南瓜的手机响起,终于打破了他俩之间尴尬的气氛。

“南君,月君,你们满意我们送给你们的礼物吗?”

电话里传出月野那温柔的声音。

“什么礼物?”南瓜疑惑的看向月饼。

月饼耸耸肩,表示不知道这件事。

“哈哈,这可是我们特地请幻族的朋友给你们带来的礼物呢。”

月野的声音很好听,但听的人一点也没有怜香惜玉的味道。

“什么?那个幻境是你们搞的?”

南瓜惊讶的问道。

“好玩吗?”

电话里换成了杰克的声音。

“你去死一死就知道好不好玩了。”

南瓜不客气的朝着杰克骂道。

电话那头传出了杰克的轻笑。

“我们在湖的对面,正向着你们招手呢,看到了吗。”

南瓜和月饼放眼望去,果然在湖对面看到了向着他们招手的月野、杰克、小慧儿以及旁边表情柔和是黑羽。

“水灯节快乐!”

他们喊道。

好吧,看到这个,之前的“惊喜”就别去在意了。

月饼摸了摸鼻子,朝着南瓜笑笑。

“南瓜,水灯节快乐!”

“水灯节快乐!”

灯光随着湖水静静流淌,宛如银河一般,璀璨夺目。

孔明灯在天空中漂浮,点亮了每个人的眼睛。

月饼对着南瓜轻笑着,摁住了他的头,落下了一个吻。

南瓜也不动,放松让月饼加深这个吻。

夺目的灯光照亮了天空,也照亮了在天空下拥吻的二人。

——
————

——月野,你说的没错,月饼和南瓜真的在一起了!【小慧】

——看他们俩那腻乎劲儿,我就说吧,可被我猜中了。【月野】

——啧,我应该祝福他们吗?【黑羽】

——祝福吧,咱不能有性别歧视。【杰克】

——话说,我如果把偷拍的照片拿给南瓜看,他这么脸皮薄一定会表现出很有意思的反应吧……【杰克】

——记得把反应拍下来,到时候麻烦发我一份。【月饼】

——成交。【杰克】

【月南】一些无厘头小段子


灯下黑背景

#ooc预警#

——
————

换脸

“诶,我说。”南瓜叼了一只烟斜靠在月饼身上,“有没有什么蛊术能改变脸型啊?”

南瓜说着,郁闷的扯了扯自己的娃娃脸。

“每个人脸上所示的是他一生的命格……想改天换命?你丫不要命了?”

月饼用他那漂亮的桃花眼斜倪了南瓜一眼,弹了他额头一下。

“痛痛痛……月饼丫的干什么!我不就是说说而已吗?”

南瓜不满的把月饼踹下了沙发,翻了个身。

“嘶……”

月饼倒吸一口凉气,瞪了南瓜一眼。

“喂——万一我的脸被你踹毁容了,那该有多少少女伤心难过啊……”

月饼反踹了南瓜一脚。

南瓜赶紧滚到了一边,还不忘还了月饼一脚。

第二天,李奉先惊奇的在酒吧里看到了鼻青脸肿的南瓜和月饼二人。

“怎么了?昨天有八族的人偷袭你们吗?”

他俩沉默不语。

——
————

保安

我是一名保安,而自己负责的是一栋大楼。

——日子过得一向很平顺。

唯一特别的一次,就是我在遇见了两个小伙子的时候。

那两个小伙子身高差不多,看样子都喝醉了酒。两人勾肩搭背的进了大楼。

我当时突然想起了孙女回家时,对着手机上的两个男人碎碎念时的模样。

还一脸幸福的念叨着什么“小攻”“小受”……

看到他们那么亲昵的样子,我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∶“这世道 两个小伙子……”

然后留给他们一个沧桑的背影。

没过几天,这栋楼好像发生了什么案子。

我只听说好像有个叫小泽的人死了。

而那两个小伙子,我再也没见过他们。

这个时代是他们年轻人的天下了,祝他们幸福吧。

——
————

诈尸

南晓楼死了,怎么死的月饼也不知道。

不过,他也没心情知道这个。

他只知道——他从小到大唯一的朋友,愿意和他同舟共济的好哥们,死了。

月饼呆呆地看着南瓜被人带回来的尸体,一声不吭的守了三天。

南瓜的尸体经过他的处理之后,没有腐化。他的尸体好好的躺在地上,还像生前一样。

月饼等着,等着南瓜醒过来,看着他颓丧的脸放肆的嘲笑他。

月饼可以接受阿普的死,可以接受萍姐的死,但唯独不能接受的,就是南瓜的死。

求你了,南瓜,醒醒吧。

月饼一生中没求过什么,但他愿意放下自己全部的尊严,只希望,南瓜可以醒过来。

“求求你……”月饼垂下头,对着南瓜颤声道。

“……醒过来吧……”

就在这时,南瓜的手指突然微弱的动了一下。

月饼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,死死的抓住了南瓜的手。

“咳咳……月饼,你现在可真是难看……”南瓜苍白着脸从床上爬起来。

“……”月饼笑着流下了眼泪,“南少侠……你现在也不比我好看呐……”

南瓜僵硬的握住了月饼的手。

“我呀……刚刚好像做了一个梦……我好像看到了阿普和萍姐……他们看见我好像很不高兴啊……硬是把我踹了回来了……”南瓜喘着气,断断续续的调侃道。

“那是因为……老天,也收不住你这个妖孽了!”

“还记得在一起,我和你讨论一个恐怖的推理段子时,你是怎么说的吗?”

“你说……‘万一哪一天您老人家光荣诈尸了,也不知道我的血好不好用’……”南瓜语气越来越飘忽。

“这下子……你说中了……我真的诈尸了……”

月饼摸了摸鼻子∶“是啊,我是说过……但你也这么回答了我……‘做鬼我也不会放过你’……”

月饼咧着嘴,脸上确实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蠢样。

“南瓜……”月饼看着南瓜逐渐飘忽的身影,紧紧的握住了他的手,“来呀……我就在这儿呢……”

求求你,千万不要放过我啊……

月饼看着南瓜的身影消失,终于哭了出来。

——
————

一口玻璃糖,请签收。

其中有些部分的梗是灯下黑里面的。

诈尸梗是我比较偏爱的一部分,文笔渣看起来云里雾里的。

简单来说就是南瓜诡异的诈尸了(也许是回光返照?),然后选择了自我毁灭什么的(并不)然后因为体质问题魂飞魄散了XD。

不得不说

月南真是太萌了\(//∇//)\

【月南】当你的相好变成妹了


文笔渣不解释
ooc警报
性转预警

月饼今天很不好,不为别的,就因为他那老相好——南瓜。

当年,他是这么对南瓜说的∶“估计就是一觉睡醒发现你变成个女的我眼都不眨一下。”

然而今天,他脸被打得啪啪响。

原因很简单——他特么真说中了。

月饼看着变成妹的南瓜,一脸懵。

“月饼,你怎么一副哔了狗的表情?”刚睡醒的南瓜还不清楚发生什么事,大大咧咧的对着月饼嘲讽。

照往常的情况,月饼早应该嘲讽回来了,可今天却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。

“你丫怎么不说话?鬼上身了?”南瓜打了个哈欠。

“……你有没有感觉什么不对劲的?”月饼青着脸问道。

“没有啊,吃嘛嘛香身体倍儿棒。”

“就是身体有点重,而且感觉声音怪怪的……啊啊啊啊啊!”

南瓜刚低头一看,随即发出了一声尖叫。

月饼无奈的揉揉耳朵,嘟囔道∶“真是的……反射弧这么长……”

南瓜哭丧着脸,用求助的目光看向月饼。

“放心,我是不会丢下你不管的……”月饼安慰的拍拍南瓜的肩膀,然后掏出了手机,拍了一张照片。

——对,拍•了•一•张•照•片。

“月饼!你丫做甚!”南瓜鼓着一张嘴气哄哄的瞪着月饼。

“你这么萌的样子当然是先拍张照片让别人见识见识才对!”月饼幸灾乐祸的把照片传上网,满意的看到底下飞速增长的点赞。

“woc月饼你怎么能这么丧心病狂!”南瓜揪住月饼的领子就是一阵猛摇。

“诶诶别晃我头晕!”月饼赶紧把南瓜的手揪开,不满的整整领口。

南瓜翻了个白眼,走向了洗手间。

但是没过多久,一阵剧烈的砸门声从房外传来。

“月饼!月——饼!”门外是杰克幸灾乐祸的声音,“听说你劈腿了!”

哈?

劈腿?

谁?我吗?

月饼打开房门,不知所措的看着杰克∶“谁告诉你我劈腿了?”

“网上传疯了!都在说你和一个超级可爱的萌妹子发了自拍!”杰克一脸震惊,“当年你和南瓜的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,这么快就另娶新欢了?”

我不是,我没有。

月饼也不知道自己一条消息能引起这么大的反应。

嗯,虽然他是很帅没错。

“不是,那个是南瓜……”月饼郑重的拍拍杰克的双肩,“这种事我没见过,交给你了。”

这下轮到杰克懵了,他眨巴眨巴眼睛,似乎是要确认事实的真相。

“对,没错,就是你。”月饼无情的打破了杰克美好的幻想,把他残忍的揪进了房间。

“月——饼!”就在这时,杰克用一种诡异的眼神看着南瓜蓬头垢面的冲进客厅,“救命啊头发怎么梳来着!”

“南瓜?”杰克迟疑的看了她(他)一眼,然后转身憋笑。

“……”

“咳,你想象一下绑傀儡娃娃的样子就是了。”杰克努力保持正经的样子,然后立马破功。

“谢谢我不绑傀儡娃娃。”南瓜累不爱。

“绑麻绳总会了吧……”月饼无奈的揉揉南瓜的头发,“嗯……手感不错。”

“次奥!你丫去死!”南瓜赏了月公公一记白眼。

“好好好……”

“你就宠吧!”杰克不高兴的嘟囔着。

最终南瓜的发型是月饼搞定的。

——虽然模样有点惨。

……

“诶南瓜呢?”

当天,月饼难得没有翘课,但他突然发现——woc南瓜这个万年好学生居然翘•课•了。

……南瓜呢?

——南瓜呢!

“黑羽,你看到南瓜……”月饼还没问完,就被一脸郁闷的黑羽打断了。

“别提了……”黑羽颠覆以往盛气凌人的模样,一副郁闷的表情,“南瓜不知怎么回事性转了,居然勾搭了月野去约会。”

“这有什么好气的?”

“重点是——南瓜干什么一勾搭勾搭俩!他特么把小慧也拐走了!”

“我刚定的餐厅啊……”黑羽一副丢了魂的模样。

“你节哀。”月饼点点头,“那她们人在哪?”

“商业街。”黑羽有气无力的说道,“快点把南瓜带走吧,这妖孽怕是没人敢收了。”

回应他的是月饼那无比放肆的嘲笑。

……

“月野你这件衣服真好看!”南瓜看着月野穿着连衣裙的模样,鼓鼓掌开始一波赞美。

“是吗?谢谢夸奖。”

“南瓜……”月饼幽怨的呼声打断了南瓜这种恶劣的拍马屁行为。

他僵硬的扭过头,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月饼那恶狠狠的笑容。

“月饼你吃错药了?”南瓜毫不留情的讽刺道。

“嗯,的确吃错了……”月饼斜倪了她(他)一眼,“不过吃错的人是你。你是脑残片吃多了吧!勾搭妹子?亏你想得出来?”

“啧,你丫才吃错药了!”南瓜不满的瞪了回去。

一旁的小慧莫名其妙的看了正在大眼瞪小眼着的南瓜和月饼,悄悄的对月野说∶“诶月野……你不觉得他们之间的相处氛围好像有点奇怪吗……”

“嘘……这个时候,我们只要保持微笑就好了……”回应她的,是月野那矜持的微笑。

不知为何,小慧突然想为南瓜和月饼默哀一分钟。

“不好意思,我们先走了。”月野笑盈盈的注视着月饼和南瓜,二话不说拉着小慧匆匆离开了这个纷扰的地方。

“我们为什么要离开啊?”小慧在接受现代一些奇怪观念的时间不长,不是很能理解世界上有一种东西叫做“腐女”。

“你不懂,我们再在那里呆下去,就要变成爱情修罗场了……”月野露出了一个神秘的微笑,“我们不能打扰人家小两口……打情骂俏。”

“……”这是一脸懵逼的小慧。

……

月野你很懂嘛。~( ̄▽ ̄~)~

【瓶邪】小测试

最近看了一个『小测试』
emmm(๑>؂<๑)
*小脑洞
*沙海计划刚开始
*沙雕小段子
*ooc
*(ಡωಡ)hiahiahia

——
————

不知道为什么,胖子最近很喜欢转发些奇奇怪怪的东西。

这不,今天又来了。

胖子 转发『十道题算出你的一生』

胖子:天真天真!这次的题你一定要给我好好看看!

吴邪轻轻的“啧”了一声,伸手点了进去。

1)写下一个异性的名字

吴邪看看题目,鬼使神差第一个想到的竟然是小花。

吴邪摇摇头,把自己刚刚诡异的想法甩了出去,思索许久,最终写上了“云彩”。

毕竟自己认识的异性不多……至于阿宁和张海杏……

……她们算异性吗?

2)你最喜欢的颜色:红,黑,蓝,绿,黄。那个颜色?

吴邪顿时想到了闷油瓶常穿的蓝色连帽衫。

——蓝色吧。

3)你名字的第一个字母?

嗯……W。

4)你生日是几月?

自己生日是3月5日,那就是……3月。

5)黑色和白色你更喜欢哪个色?

这就比较抽象了。

吴邪想起了自己在“小黑屋”里度过的半年时光,那令人作呕的黑色。

“啧,还是白色比较让人安心啊。”

吴邪喃喃自语道。

6)写下一个同性的名字。

吴邪的脑海中莫名浮现了一张面无表情的脸,黑色的碎发挡住了那人的视线……

“吴邪。”

……

吴邪缓过神来,在胖子的催促中写下了三个字。

——张起灵。

怎么办,我有点想你了。

7)你最喜欢的数字

——十七。

吴邪低低的笑了。

……起灵……

8)你最喜欢香港还是云南?

——云南。

9)你喜欢湖还是海?

——海。

10)许一个实际的愿望

——十年后,带你回家。

……

很快,胖子发来了这个测试的答案。

1)你深深的爱着这个人

吴邪露出了一个苦笑。

云彩?我爱她?

唉,胖子,这么看来,我好像有点对不起你啊。

云彩……好像已经走了很久了吧……

2)蓝色:你同时爱着很多人,你喜欢你爱的人的爱和吻

吴邪默默的朝胖子扔了一把刀。

开什么玩笑?

我又不是一个滥情的人→_→

3)你的字母是:S-Z:你的爱情生活充满希望

吴邪惆怅的看了看窗外。

也许吧……

4)如果你生在:1-3月:你很走运,你会爱上一个人

吴邪顿时想到了闷油瓶。

嘿,这条倒是挺准的。

爱上一个人?

这就不爱上了吗?

5)白色:你有一个朋友愿意为你做任何事,你可能不知道

一个愿意为你做任何事的朋友……

这不就胖子吗?

吴邪还没和胖子说些什么,对面就发来了一条消息。

胖子:诶,我说天真,第五条说的不就是我吗?

胖子:你对于我这么好的兄弟就没什么表示?

吴邪轻啧,发了一个红包。

切,赔大发了。

6)他是你最好的朋友

吴邪看看这个答案,莫名想笑。

闷油瓶是我最好的朋友吗?

现在是,以后就难说了……

7)这就是你一生中贴心朋友的数目

17个吗?

也许吧。

8)云南:你是一个懒人

怎么能这么说呢?

吴邪很委屈。

我只是不想动,又不是懒得动。

怎么能说我懒呢?

9)海:你希望和你爱的人在一起幸福。

大概、大概吧……

吴邪不是一个矫情的人,但他难得矫情了一回。

这么肉麻的事情,怎么说的出口。

不过也没错就是了。

10)如果你转载了,你的愿望会在下个生日实现。

吴邪:……

次奥,最后竟然是广告吗?

——
————

啊哈哈哈哈(ಡωಡ)hiahiahia。

有点爽。

人物性格什么的不是很懂……

——所以ooc什么的我也不想嘛┐(─__─)┌

哈哈XD

【瓶邪】醉酒

炒鸡短。
大张哥有点话唠,不过闷骚也看不出来hhh【并不】
人物ooc。
醉酒梗。
双向暗恋。
——
————

【你是个好人。】

本月第三次被发卡,吴邪内心的崩溃是难以用语言形容的。

“小哥,你说——我怎么这么背啊……”吴邪有气无力的对闷油瓶说。

闷油瓶默默的喝酒。

“我已经被无数次发卡了……你说——我是不是根本不应该和女生告白……”吴邪若有所思的摸摸下巴,灌了一瓶酒。

“……”闷油瓶看着吴邪如此豪放的模样皱了皱眉,不动声色地把酒从吴邪手里抽走了。

“……你为什么要向这么多女生告白?”过了很久,闷油瓶突然问了一句。

“诶……小哥你居然说了这么多字?”吴邪默默的数了数——整整有十三个字。

“……”闷油瓶不吱声,只是死死地盯着吴邪看。

吴邪被看得发毛,酒瞬间醒了一大半:“……还不是我妈,非要我赶紧找个女朋友,我这不没辙吗……哈哈……”

吴邪干笑了几声,尴尬的闷头灌酒。

“……”闷油瓶看着醉倒的吴邪皱皱眉。

“闷油瓶……呼呼……”吴邪喃喃自语道。

“你……这个……”吴邪说着梦话,含含糊糊的听不清。

闷油瓶无奈的叹口气。

“你……还不懂……我的意思吗……”吴邪说道。

“我……xi……你啊……”

什么?

无奈吴邪说的实在太含糊,闷油瓶没有听清楚。

“唉……”闷油瓶看着不省人事的吴邪,只好把他背了回去。

不会喝酒,为什么还要出来呢?

万一我不在,你可怎么办?

闷油瓶悄悄的侧过头蹭了蹭吴邪的头发。吴邪的头发很软,发丝很纤细,有点蓬松,很好闻。闷油瓶有点失神,鬼使神差的竟然在吴邪的脸上亲了一下。

“……我一定是疯了……”闷油瓶轻轻的说道。

——
————

你怎么能这么笨,看不出我喜欢你呢?